LANGDRE

江广淮

在小号摸jo缘见
这个号只用来吃粮了

流风流】Over Boundaries

完售放出,感谢每个购买的姑娘!我这篇因为我的不仔细出现了好多校对错误,影响了阅读体验真的十分抱歉!再次道歉orz


  欧烨趿拉着拖鞋穿过中庭时,感觉自己与旁边宴客厅里的婚礼现场有些格格不入。他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,从右侧走廊绕入庭院,穿过一道绿植的自然屏风,便进入了浮华灯光间的小片夜色之中。

  卤素灯光打在水面上,将夜晚的露天泳池揽入一个光亮的世界。池底嵌的彩色光带浮草般游曳着,被嬉闹的孩子搅破,又被追逐的孩子踩碎,安静几秒才能将自己拼回原样,但很快又会有下一群孩子光顾。

  夏日的酒店泳池,这样的词组只是听起来就让人有几分惬意。可惜欧烨并不是观光客,他套上了橙色的荧光背心,与上一...

【叶橙大逃猜】蜜桃味

活动玩得很开心w谢谢各位太太和staff!!这边存个档
顺便被cue一下和蒙面侠失之交臂真的非常难过😂

叶橙大逃猜☆:

叶橙大逃猜活动终宣☆

 


关键词:成人礼



 

蜜桃味

 

明明已经驾了半小时余的车,但当叶修走在KTV的走廊里的昏暗中时,仍感觉眼睛仍未从长时间主机游戏的疲劳中恢复过来。他在紫光闪烁的迷宫走廊里兜了两三圈,才终于找到苏沐橙发过来的房间号。

门才推开一半,房间里已经传出招呼声:“哎哎叶哥来了!快过来快过来!”

“什么呀,这到底是哪个班的同学聚会,你们怎么对他这么熟悉啊!”沙发上的苏沐...

日狛日AU】FOGGY (part1~2)

  • 日狛日无差,AU。

  • 第一次写弹丸同人,有BUG还请指出。

  • 倒叙注意。


Part1.


雨柱撑起了阴沉沉的云,共同组成了阴沉沉的天。

平日的色彩在这一天里终于都让了位,将城市留给灰色。日向创抱着文件匆匆走过玻璃墙面的走道,忍不住向外头多瞥了几眼。破败的城市在夏季暴雨中更加空荡,黑泥塑成般的陈旧建筑与日向所在的未来机关大楼内饰格格不入,恍如旧日爱情电影里幻想的那两个完全颠倒的星球。

除了天气,这风景与往日并无二致。日向创提腿加快了刚才刻意放缓的脚步,楼外一个移动的白点却忽然抓住了他的全部注意力。

那是一头白色的头发,在昏黑的天色里显得比往日...

关于FGO中帝二世(帝韦伯)关系自说自话的浅析

语音资料来自fgoWiki

5.21 既然还有热度,那就补充一下。孔明已实装大帝的羁绊语音……lof主是国服玩家所以不了解日服实装情况,语音资料参考fgowiki,有缺漏请见谅。
——

韦伯与大帝之间的情感是不对等的,这是显而易见的。

召唤出大帝时的韦伯十九岁,在时钟塔饱受导师与同学的嘲笑,自大又自卑,还很稚嫩得很;而大帝已经久经沙场,历经了为王的多年岁月,性格豪迈达观。从心理上,就可以看出了韦伯的依赖与崇拜不是偶然。

从角色语音中便可看出:

二世出于推出先后问题,没有大帝持有语音,但关于大帝的语音有五条:

灵基再临Ⅱ路还很漫长。那么,要成为能辅佐那个人的军师,还需要多长时间呢。...

【顾韩联文1】快穿之 The Fall

新年联文第一篇,让我来抛个砖引玉。

新年快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卸除。”

顾飞转过拐角,正看见顶着编号的通缉目标出现在几步之外,这时却听见中性的机械音在他耳边说了两个字。他下意识地向四周望去,身旁未见有人,只有不远处的交易街一如既往的热闹。

这声音也不像是平行世界的系统音,顾飞只当是自己听错了。他插手入口袋要拔出暗夜流光剑时,忽然瞥见有什么东西从自己头顶坠落下来。顾飞抬头一看,入目的竟是如同奇幻电影般的情景——

天空猝然碎裂,碎片如冰雹向下坠跌。他曾爬过的屋顶,摸索过的墙体,以及云端城中的其他种种,此时都如同一张平板画,无一从天穹蜿蜒而下的裂缝中幸免。碎片在重力作用下纷纷脱...

顾韩】Meet you again

这是片段灭文法的产物,很短,自娱自乐,也许有完整版?
总之就是关于遇见的故事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
这是一场毫不设防的遇见。

顾飞套着起球的黑色连帽衫和休闲短裤,踩着一双泛黄的白板鞋,牵着两个打酱油都嫌力气小的孩子,男左女右,就这么在水族馆鱼来鱼往的水底长廊里撞见了韩家公子。 

虎鲸晃着尾巴自顾飞头顶游过,在韩家公子脸上投下一片阴影。

“拖家带口呀?”

——他这样说道。

 

2A.

第一场出人意料的遇见发生在高铁上。

春运的人潮顾飞不是第一次见识,但仍是颇受苦楚。他被睡得四仰八叉的男大学生堵在靠窗的位置里,饥渴不堪,进退不能。自带的矿泉水被喝空了,给他无...

风流风】风雨声 (上)

@坚果可可奶盖 生日快乐么么哒!假装艾特到
AU,分上下两篇
感觉似乎好久没有写这对了,ooc与不好吃都是我的错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浑圆喷香,酥脆的金球外滚了乳白色的芝麻粒,两指拈着,还能捏着里头暖融融的热气。

“这是什么啊?”叶凯好奇地左看右看,摸不准该从哪下口。

我早就知道了。

“麻球?不对呀,我们那儿的不是这样的。”叶凯将面球从中撕开,白气从球里冒出来,热烘烘腾上叶凯的面颊。“虽然也是过年才吃的,但样子完全不一样。”

叶凯,我早就知道了。

“好香啊……里头夹的是什么,芝麻吗?”

叶凯,我早就知道了——

叶凯受惊般抬起了头,略有些疑惑地看向自己,说道:“吃?我不吃啊。三月之期,不...

“因为在想要写作的所有原因中,唯一能时时刻刻为我们提供养分的,就是对作品本身的爱。”
——Robert Mckee

顾韩顾】Dreamland (短完)

无差,短完。
在双重死线之间选择了摸鱼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顾飞掏地铁卡时,从裤兜里摸出两个一元硬币。

这是哪来的呢?顾飞冥思苦想。两枚明晃晃的硬币,在地铁站的灯光下闪闪发亮,像有预谋地躲进他口袋里的。他把他们放在手心里看看,又塞进了口袋。

他感觉自己是失忆的黄卡人,拿着主角给的硬币,在五十年代的缅因州工厂外找不到去买酒的路。

脑袋里纠缠着荒诞不经的念头,他登上了四号线。

和往常一样,进门右手边正好有个空位。他进门坐下了,向对面的男人点点头:“真巧啊,早上好。”

他们几乎天天都在同一节车厢相遇,七天里有两天坐在同侧,有两天坐在对面,有一天站在同一根柱子前,还有两天顾飞不上班。

男人掀...

伞修伞】是秋

超短段子,从手稿里翻出来的。
之前写给@坚果可可奶盖 的(手机圈不了人啧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风呜呜地吹,刮走了大街小巷中的所有温度。

少年挑了一叉子泡面,向叶修的方向递了递:

“尝尝?”

叶修抱着手臂缩在角落里打抖,边抖边晃脑袋:“不吃不吃,这天气吃冷水泡面就是饮,饮什么止渴?”

“我怎么知道?”少年唰啦吃了一大口,清俊的面孔被冻得一阵扭曲。等一口面咽下去,身体还打了个激灵。

冷劲挨过去了,少年又向叶修举了举叉子:“真不吃?”

“横竖都是死。”叶修向少年伸手。两人的手指在交接叉子时发生了轻微的触碰,都是冷冰冰的,和摸叉子差不多。叶修接过叉子扯了口面吃,嘴才合上脸就皱成一张包子皮。...

顾飞个人】守城人

这是关于“顾飞如果真的是守城者”的合理想象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沉默与黑云一同压下,积在城上,沉甸甸,垒成遮蔽天日的又一面城墙。

封城第九十一天,全城悄然。

顾飞领着戒卫队巡过三号街时,听见街角传来虚弱又压抑的哭声。那抽泣像噩梦里的回音,一直在他的耳边缭绕。他说不清是他心里挂念,还是那种悲泣本就是一种不治之症,霎时便能随风传染全城。

天边滚过一声雷,宛如城外敌阵里的一槌鼓音。

2.
收获“天下第一”的盛誉以后,他从未如此清晰地感受到无力。

日日走过城中街,他从不敢看那些房前巷里的人们。孩子穿着灰扑扑的旧衣裳,已然融进了冰冷的建筑墙体里。女人拥着孩子,在他每天经过时,都不厌其烦将希冀...

看到这句忽然想起以前在圈子看到的一些言论,我觉得这句话能说出我的想法。

“故事并不是对现实的逃避,而是一种载体,承载着我们去追寻现实、尽最大的努力挖掘出混乱人生的真谛。”
——Robert Mckee

虽然同人圈是以娱乐为主,但把低俗和肤浅的快乐奉为真谛,鄙夷思想就是可笑至极了。

另:这句前面是“如果一个艺术家认为观众只不过是想将他们的烦恼抛在门外。逃避现实,并把自己锁闭在这样的一种观念之中,那便是对艺术家责任的一种懦夫式的抛弃。”
虽然大多数人当不起“艺术家”这个名头,但仍想把这段话摔在某些人脸上。

顾飞中心】戒断反应 (短完)

突发超短篇,含微量顾韩顾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日光堪堪漫过地平线,生物钟已经将顾飞叫起来了。

今天周一,得上课。他有些迷糊地想着。窗外的路灯还没熄灭,为屋内带来夜晚的暧昧错觉。顾飞昨天和同事小聚,这一如昨夜的灯光透进来,让他恍觉口中还有酒气。

他向手掌里呵了一口气,一点酒味也没闻到。正好,带酒气去上课可就不合适了。他无谓地想着,胡乱揉了把头发,下床洗漱。

早课完时,天光已经大亮。他从天台鸟瞰,城市像座看不到尽头的模型摆在他的脚下。矗立如林的楼宇包围了数百万人,他也不例外。谁逃去了哪,都要回到这里;谁多热爱另一个世界,也无法离开钢筋混凝土的供养之所。

学校离家不远,步行即可。昨夜突如其来...